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5-23

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浪潮始终在涌动,但大方向上,被阿里、腾讯、百度、网易、京东等互联网巨头“控制”住了,而一些巨头暂时看不上、还未涉足的领域,创业者们却挤的头破血流,当然,创业者们最终希望的是能被巨头们相中,成为巨头大布局的“棋子”。

二手物品交易在国内互联网领域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只不过早期的二手物品交易是非常边缘的业务,没受到任何大佬/巨头的关注,直到最近两年,随着阿里的闲鱼、58集团旗下的转转入场,二手物品交易市场才逐渐开始活络起来。

今年4月份,转转宣布获得了腾讯2亿美元的投资;去年,闲鱼也表示投入1亿来做“鱼塘”,这笔钱显然是来自阿里的支持。有阿里、腾讯这两大巨头在前面“打头阵”,整个二手物品市场的融资情况也比较活跃,据公开报道显示,自去年开始,二手物品市场获得融资的创业公司就达到5家,金额从数百万美元到2亿美元不等。

资本是创业者们发愤图强的源动力,有了资本的加持,创业者们都愿意卯足了劲干,当然,也有创业者卯足了劲等着被资本方支援。低廉的创业成本+多元化的移动互联网生态+活跃的资本市场,让创业者们都开始往二手物品交易这一“曾经的low货”领域迈进,再加上今年的共享生意如此火爆,二手物品交易终于迎来了“新生”,其不再是“low货”,二手物品交易,也是创业领域里的“红人”。

去年11月份,姚劲波曾公布过转转的经营情况,其过去一年的交易额达到70亿元。而闲鱼并没有公布其经营情况,只在20163月份公布称,发展15个月的时间,闲鱼的成交增长15.6倍。乍一看来,闲鱼和转转的情况还不错,但如果从盈利角度来看,闲鱼和转转还差得远呢。在这种情况下,创业者却“疯狂”了,也是怪事。

混乱的二手物品交易市场

近两年来的移动互联网创业“红人”,会遭遇到一个大问题,行业“野蛮生长”,比如O2O、智能硬件、共享单车等,都会经历一段“黑历史”。二手物品交易也是近两年来才开始火起来的,其“黑历史”也不少,更确切的说法儿是混乱。

1山寨横飞。据郭静的互联网观察发现,随着闲鱼、转转的“走红”,有不少创业者便开始了中国互联网的特色模式——山寨,其以闲鱼、转转等为模板,推出山寨应用来吸引用户。比如结合闲鱼、转转名称的“闲转”,结合猎趣的“拿趣”,结合转转的“二手转转”、“转一转”,而直接以“二手XX”为名称的APP则超过5家以上,如果不看开发者名称的话,根本分不清彼此。

尽管这些山寨应用并不会对闲鱼、转转造成冲击,但这从侧面则反映出中国创业者的“鸡贼”心理,山寨应用的目的很明显,利用名称的相似性,误导用户进入平台,至于能吸引多少用户进来,那就看有多少用户是不愿意主动区分应用真假的,好歹在闲鱼、转转上还有保障,可这些山寨应用的保障就说不清楚了,最有可能的坏情况是,每一个新用户注册,就会成为一只“弱鸡”,被山寨应用获取到个人的常用账号密码,包括联系地址等,另外,用户在平台上的交易也基本上得不到保障。

2多生态生存。成熟的互联网环境,让创业者能够以多种方式生存,比如社交网络、搜索引擎、APP,山寨应用只是创业者赖以生存的一种。虽然说现在PC端网站的情况已经大不如前了,但是仍旧有不烧创业者利用原来网站的创业方式生存,而网站的根基,还是搜索引擎。比如,有些网站就以“中国二手网”、“全球二手网”等网站来命名,然后靠“二手”、“二手物品交易”、“闲置物品交易”等关键词来获得精准流量,进而赚取广告费、抽成等。百度指数显示,最近半年“二手”的日均搜索次数达1657次,而像“二手物品交易”、“闲置物品交易”等长尾词尽管流量并不高,但其精准性更高,更加说明用户的需求所在,难免会有用户因此而误入。

除网站外,社交网络也是一种生存方式,百度贴吧“二手吧”上的帖子数量达20567847,关注用户则达到了871626,该吧的吧主+小吧主等吧务团队成员数量达17人。

另外,目前做二手物品交易的APP也数不胜数,甚至还出现了各种垂直细分的产品,比如综合类型的有闲鱼、转转、闲转、拿趣、猎趣、易优优、腾讯闲贝、周围二手、旧爱等;母婴二手物品交易的有婴淘、假日市集、U妈一家、麦萌妈咪等;海淘二手物品交易的有羊毛铺等;高端奢侈品二手物品交易的有大牌秀、爱丁猫、胖虎、胤宝等;校园类型二手物品交易的有校园Tao、可觅、云格子铺、二手货等;女性二手物品交易的有复活街、只二、好闲置等;手机二手物品交易的有米淘乐、二手go等。很难相信,一个二手物品回收,居然会倒腾出这么多细分的应用出来。据应用宝的数据显示,包括二手车、二手房在内的二手交易类APP多达88款,pc6苹果网的数据显示,二手交易APP99款,除去二手房和二手车这两个大类,二手物品交易的APP多达40款以上。

3多种交易漏洞。不像闲鱼、转转有很明确的交易规则,很多中小型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规则非常简单,平台只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至于交易问题,其根本就不负责,这就导致用户的交易权益根本没法儿保证。而闲鱼、转转虽然也有很明确的交易规则,但依然有用户会钻平台的漏洞,比如收获后暗中替换,某些卖家以次充好等,这些常见的二手物品交易弊病依然存在。

目前来看,有的漏洞可以弥补,而有的漏洞则完全没办法弥补,其根源在于,二手物品交易平台没办法对物品进行审核。用户唯一可信赖的是芝麻信用分,而芝麻信用分在交易过程中,仅能作为参考数据,对于交易双方来说,任何一次交易失败,都是非常伤神的

整个二手物品交易行业,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行业守则,都是“野蛮生长”,既有平台方的,也有买家的,还有卖家的,这三个端点都比较混乱,何时恢复成长,遥遥无期。

二手物品交易创业还需要避免哪些坑?

尽管二手物品交易本身并不像海淘、电商这样“高大上”,二手物品交易创业会不会发财也不知道,但拥有二手物品的人非常多,有着非常多的人希望能将自己的“闲置”物品出售,庞大的中国用户群+大量盈余物品+便捷的移动互联网却也让二手物品交易的未来变得可见,在这条可见的未来面前,二手物品交易还需要避过哪些坑呢?

第一,不能光顾着大而全。光是学着58同城、赶集网这种分类信息网站,搭建一个大平台的模子,是远远不够的,58同城、赶集网最终能成为一个大的生活服务平台,其靠的不仅是“大而全”,以全国各大城市为主要阵地,再进行各个细分领域的切分,才是58同城、赶集网的“绝招”。PC时代,58同城、赶集网的每个分站、分领域都会有专门的人来负责友情链接,尽管这一动作并不起眼,但58同城、赶集网早期能从百度、搜狗身上捞到大量流量,靠的就是这种深耕细作。

二手物品交易的打法,跟58同城、赶集网有点类似,不过,二手物品交易应该打出几个标杆的领域,比如手机、服装等,在这些用户需求量高,且用户闲置资源多的领域进行猛打,打出口碑出来,再逐渐往长尾领域渗透。

二手物品交易相比较二手车、二手房来说有一个大硬伤,二手车、二手房方面,平台都会有专门的检测机构来检测卖方商品的质量,而二手物品交易想要做到对大量商品进行检测,显然难度太大。

转转20161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转转一年用户成交单量超1500万,闲鱼在20163月公布的数据显示,闲鱼上已经有1.7亿件闲置商品成交。面对如此庞大的交易量,二手物品交易平台要是做不到件件检测的。

可没有专业的检测机构,卖家的产品质量就无法得到有效监督,从卖家卖货到买家确认收货的这个过程中,太容易发生扯皮拉古的情况。所以,唯一靠谱的方法,就是在做一些细分领域的检测,并且能够快速处理,邮寄的方式可行,但速度还是太慢了,想想我黄冈蕲春的一步手机寄到北京检测,就得耗费两三天的时间,再到用户手里,整个耗时太长,也会造成成本上升,用户买二手,不就是图个便宜么。

第二,不装逼,该商业化的时候绝对不矫情。不少创业公司就是死于情怀,在商业化方面太矫情,还有就是起初没有建立良好的商业模式,最终迫不得不走上其当初瞧不上的道路,而这种商业模式又非常伤害用户体验且被用户鄙视。

二手物品交易本身不是一个非常“酷”的创业项目,很难讲一些高大上的概念,本质上二手物品交易是介于电商和二手房、二手车之间的模式,既不是单纯的电商,也没有像二手房、二手车这样的客单价,在商业模式上,可以充当“中介”的角色,来收取一定的保证金,担保平台的价值,中介费并不可耻,只要达到一个平衡值,是可行的。

闲鱼和转转目前都处于大力发展阶段,离真正的赚钱还差的远呢,谁知道创业者们却“疯狂”了,大抵是看上了二手物品交易的“低门槛”,但“低门槛”并不代表谁都有机会,流量、成本、控制、资源、运营等方面,都非常要求自身的功底,这才是真正的“大招”,一切,都还早。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

2017-04-24

马化腾、马云、李彦宏等大佬们频繁的“出镜”,被好事者冠上了大佬们也陷入集体焦虑的名头,而所谓的“中产者”则更是被“焦虑”了,似乎,不“焦虑”就得成为时代弃儿,唯有“焦虑”,才能与大佬们站在同一个梯队。

互联网创业的成本越来越高(流量变贵了),但互联网创业的门槛已大大降低,互联网创业所需的人才储备也基本上能够找到,只要模式“创新”,能忽悠一大波资本方入场,故事便可以开始讲了。

中产阶层的焦虑症被没被证实,解药却出现了一大堆。创业者们利用知识的名义,给中产焦虑者来了一剂猛药,名之曰知识付费。近几年来,得到、知乎live、分答、在行、豆瓣时间、喜马拉雅、微博问答、荔枝微课、千聊、小密圈等各种不同的知识付费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知识付费火了。

得到上线半年营收便超过1亿,喜马拉雅一场活动24小时的销售达5088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姿在知乎live上的单场营收达34万,王思聪在微博问答上仅用四个字回答就赚得8万元,这些知识付费的“成功案例”刺激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向知识付费方向前进。

可模式易复制,比如在线问答模式的分答,社群模式的小密圈,这些看似门槛不高,然而,要想真正做大做强,靠模式的复制却远远不够。知识付费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三个悖论:

一、商业化与知识本身的悖论

如果只是单纯的知识分享或获取,本身是没毛病的,但知识付费是一家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创业者们要依靠知识付费来获得投资人的青睐,继而成为一门大生意,甚至最终有可能“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知识付费是带着商业利益在做的,有点儿“带血的馒头”意味。

然而,对于用户来说,其之所以愿意付费,焦虑是一方面,其更多的是希望通过付费学到知识,知识,知识不是信息,像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各个新闻客户端平台,各个UGC模式的问答平台,都很难达到“知识”的段位。其只是信息输出,告诉你某地发生了某某,自媒体的内容,大多是基于事实的评论,当然,也有新闻部分,可这些内容都不是知识,也许有少部分人会把这些信息化为知识,但更多的人,仍旧只停留在信息获取层面,至于王思聪回答的娱乐八卦内容,就更谈不上知识了。

现代汉语词典里对知识的解释是“人们在社会实践中所获得的认识和经验的总和”,百科里则解释称“知识是符合文明方向的,人类对物质世界以及精神世界探索的结果总和”。各界对知识的定义都不尽相同,然而,现在知识付费里提到的是不是知识,是有待商榷的(并不是说当前所有的知识付费产品产出的都不是知识,因为每个人对知识的定义不同,就算是同样的内容,也有人认为是知识,有人认为不是知识)。

创业公司们希望知识付费能够惠及到更多人,其最终的目的是商业化,赚更多的钱,而此中的知识,就跟我们在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网易考拉海购等平台上购买的商品一样,知识是流通的产物。

而涉及到商业化,知识本身是要往商业化部分倾斜的。就跟畅销书一样,对于出版社和书商来说,能够为其赚钱的才是王道,至于书本身的好坏,并非书商们主要关注的,商业化和书本身的质量并不成正比。

商业化和知识的天平,该往哪一边倾斜,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并不好选择。显然,大多数创业者们选择了商业化部分。

二、需求者与知识供给方的悖论

感恩微信支付、支付宝的普及,让诸多普通用户能够随时随地的进行各种付费,知识付费也是享了这个红利,否则,光是繁琐的支付,就会刷掉一大波用户。

用户之所以愿意为各种知识付费产品付费,其目的大不相同,但难免会有人想通过知识付费来提升自己,来“发家致富”,其希望知识付费平台能够提供的是一本“赚钱宝典”,最好是能够立马见效,看完就有赚钱方法。带有很强目的性付费,是这群人的特点,他们的需求很明确,就是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但对于知识供给方来说,这并不太容易,一是需要长期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知识内容,非常艰难;二是用户的需求各不相同,要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太难;三是社群长期的运营维持,仅靠知识远远不够。

付费是一种尝试,一种达到梦想的前奏,而知识付费如何能够满足这么多毫不相同的梦想呢?

三、知识汲取与碎片化的悖论

任何知识体系的形成,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如同我们读书时代学习的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一样,知识是需要长期且花费较大精力在上面的东西,不是一朝一夕或短时间内就能够有效果的。

而现在用户使用知识付费产品的渠道就是智能手机,并且,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段非常碎片化,比如坐地铁、乘车、睡前、吃饭途中,这些零零碎碎的碎片化时间呗用户挤来学习“知识”。

碎片化将知识切割成一小段一小段碎片,如果只是我们获取到的微信朋友圈、微博、新闻客户端等短思考甚至无需思考的信息,那根本不用愁,而知识被切割后,就很难引发长思考和沉淀,没有长思考和沉淀,知识就达不到知识的效果。

一方面碎片化让用户获取知识的方式更容易,可另一方面碎片化却也让知识变得难以汇聚成型,这对于知识本身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面对互联网的生存方式,确实有许多创新的点,然而,短期内要想达到满足预期效果的阶段,却很难完成。现在的内容付费,更像是该模式的初次试水,知识付费的真正形态,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作为用户,也应该逐渐适应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学习、来思考,碎片化已经是一种常态,在碎片化的片段内,进入深度学习状态,才是真正应该思考的,而不是“不务正业”,企图来个“赚钱宝典”,迅速达到赚钱的目的。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7-04-18

这几年互联网的造富神话速度,远远超过当年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张朝阳等大佬们造富神话的速度,几个亿身家已经不是事儿了,按XX亿美金来算身家的才会成为大家眼中的“红人”。

“风口上的猪”成为过去式词汇,可创业者们追逐风口的热情却没有变化,比如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一屏(24个)的APP仅能展示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共享单车成为继网红、网络直播后又一个“风口”。如今,共享单车这个“风口”趋于稳定了,再没有“新人”入场,而原有的市场则被阿里、腾讯等巨头们“瓜分”,现在的共享单车就是一个“减法”的时期。

“风口”不再,创业者们当然要寻找下一个“风口”,共享充电宝便应运而生,据不完全统计,市场上已经超过10家以上做共享充电宝生意的创业公司,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共享充电宝行业获得的融资总额将近3亿元。与共享单车类似的是,两者拥有相似的“灵魂”,都是共享精髓,共享充电宝只不过是换了身“皮囊”而已,既然共享单车能够获得那么多投资人青睐,共享充电宝是不是也会火呢?创业者的创始人们是否也能被投资方相中,从而走上“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呢?

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们的发展状况如何?

根据IT桔子统计,目前获得融资的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有小电科技、Hi电、来电科技、魔宝电源、Anker街电科技、滴滴充电,其他还有畅充科技、乐电、友电科技、充充、电小鸟、搜电科技、云充吧、云租电等创业公司处于待融资状态。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目前众多共享充电宝企业均处于创业公司的“萌芽”阶段,有几家企业甚至连官方网站都没有,暂时还没有支持ios系统的共享充电宝类APP存在,仅有少数几家有安卓系统的APP存在,如来电吧(来电科技)、小电(小电科技),就算有安卓系的APP存在,目前版本也是1.0版本,并且在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等第三方应用商店上都没有上线。

与摩拜单车、ofo、小蓝单车、熊猫单车等不同的是,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们更多的是以微信公众号为载体,用户关注微信公众号即可使用相关功能,而不是先开发出独立的APP

目前已经开设微信公众号的有:小斑充电、嘀嘀充电、来电、魔宝电源、小电扫码充电、Anker街电。

尽管都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但目前仅有Anker街电的微信公众号从2016130日开始更新,小斑充电、嘀嘀充电、来电、魔宝电源、小电扫码充电的微信公众号均处于待更新状态,有的微信公众号甚至连自定义菜单都没有设置,也就是说,用户根本无法使用充电宝租赁、联系对方等基础服务。

为何这些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对开发APP不甚热衷呢?仅仅是因为对外推出的时间短吗?显然不是,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有几家共享充电宝的创业时间均是2016年,并不是20174月份才推出的,其只不过利用现在这个“风口”的节点而已。

一方面,微信公众号的功能已经能够满足用户租赁充电宝的基础需求,微信公众号的创业成本低;另一方面,在没有充裕资本投资的情况下,要进行包括网站、APP、微信公众号等多平台的一体化开发上线、运营、推广等,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比较困难

实际上不仅仅是流量越来越贵,做APP相关的创业更贵,而充电宝租赁暂时还只是“风口”,不是一个用户使用频次非常高的应用,就算创业团队能够花费大精力开发出相关的APP应用,也很难在短期内获得投资方要的效果。反而,通过微信公众号这种轻模式,将框架搭起来,再利用平台原有的积累,却能够获得投资方的青睐。

有意思的是,获腾讯投资的小电科技目前已经上线了相关的小程序,叫“小电充电”,系目前十几家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中唯一一个有“高逼格”小程序功能的公司。

APP相对比的话,微信公众号在功能上略显单薄,但作为创业公司的身份,且本身又没有大量投资的情况下,只能先将APP搁置一边了。

然而,对于用户层面来说,目前市场上流通的这些共享充电宝产品,并不能很好的满足用户需求,而且在功能上太过于粗糙,粗糙,不是创业公司作为新人的理由,用户不吃这一套,用户需要的是成熟好用的产品,在这方面的发展上,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们仍需多多努力,不能光把模式吹上天,没法儿用、不好用,投资人的钱再多也不经烧。

跟共享单车比,共享充电宝有哪些难易点?

“灵魂”相似,都是吃共享的“饭”,但是跟共享单车相比,共享充电宝又有哪些难易点呢?

容易点:

1区域成本低,靠合作商家生存,不占据公共空间。数据显示,一辆共享单车的成本价约为1000元左右,一个公共区域投放的数量就得10辆,而目前共享充电宝企业的产品单价不一,但是要算区域面积的总成本,显然,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成本要低得多。

VC-SAAS统计的15家共享充电宝企业的信息显示,来自深圳的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最多,北京、上海、广告都被比下去了,这很大程度上,和深圳能够低价制造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们的设备有关。

目前,共享充电宝创业公司的主要模式,是通过像自动贩卖机一样的小型设备,被摆放在各个商店等公共区域内,用户通过地图功能,找到附近的共享充电宝商店即可。也就是说,共享充电宝企业,必须像共享单车一样,不断将公司的设备不断下放到各个单点,不同的是,共享单车是社会上的公共区域,而共享充电宝则是将这些设备下放到各个商店里面,前者涉及到的情况比较复杂,而后者,是商业行为,只要有足够的代理商即可

据某企业城市招募令的代理刊例显示,金牌代理的代理费为100万,其中代理分成为80%,设备折扣价位85%,其余银牌、铜牌等不同等级的代理费、代理分成、享受到的设备折扣价均不相同。

发展代理商,可要比在全国各地寻找公共区域投放单车容易的多,对于商家来说,也是多了一个盈利点(虽然很少)。

2设备损坏率相对较低。共享单车出现的位置是大多是公共区域,当然,也有可能用户将单车弄到偏远地区,整个过程中,单车可能出现的损坏情况是非常多的,而共享充电宝出现的场景一般是商店、商场、娱乐场所等地方,商店、商场、娱乐场所的服务人员会起到一定的监督效果,用户不可能太过放肆地去损坏这些设备,这样,设备的损坏率相对来说就要低很多。

3物理空间占比小,携带、归还都比较容易。单车所占的物理面积,要比充电宝的物理面积大得多,用户无论是携带还是归还,充电宝都要方便的多,随手揣口袋或者装包里都行,而且找商店也要比找公共区域停放要方便的多。

困难点:

1频次低。用户之所以愿意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场景是,用户出门在外,手机突然没电了,但又急需充电,但凡用户不着急的情况下,用户都不会去专门找个地方充电去。用户本身手机有电、在公司/家里能随时充电、随身携带充电宝、同事/同学有充电宝,这些场景下,共享充电宝都没有可以发挥的空间,共享充电宝起的作用是应急的作用,特殊情况,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并不会太高,也就导致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次会比共享单车低的多,出行是用户必备的场景,而应急是偶然事件。

2用户习惯弱。共享单车之所以能够在众多一线城市占比高,是因为原先用户们就会骑自行车,现在共享单车普及率如此高的情况下,在北京、杭州这些拥堵比较严重的城市,用户自然就习惯使用共享单车。充电宝在国内的市场规模还是比较大的,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移动电源的生产商已超过5000家。充电宝是一个常用习惯,可共享充电宝不是,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认知,几乎是零,从零到用户习惯较好,这个过程比较艰难。

3安全问题。共享单车的安全问题,出在运动的安全方面,而共享充电宝的安全性问题则涉及到两点,一是充电宝本身的质量问题,二是用户是否会有触电的可能性,如果用户万一触电了,这就大发了,保证用户使用安全,是必须要考虑的点。

会被投资方相中吗?

团购、O2O、网络直播这些血淋淋的事例,都告诉我们,尽管有许多行业在当时看起来超级超级不靠谱,但如果能坚持到最后,还是有可能成为市场留存的,而从投资回报比的角度来看,还是不错滴。

现在的共享充电宝还不够热,才十五家而已,远远没有达到几百家蜂拥而至,而且,从行业现状来看,门槛并不高,去深圳找一家代工厂直接贴牌生产,共享单车企业自己搭建软件环境,就算是“创业”了。

目前仅有少数几家被投资,且几乎都是第一轮,短期内,是看不出任何效果的,各个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么短的时间也显示不出来,如果该模式真正有了苗头,投资方肯定会迅速介入的。

至于当前为何几个共享充电宝企业能够短时间内获得近3亿的融资,我认为一部分是尝试,是不是风口,试一试就知道了,另一方面,则是避免未来难以入场,真正等共享充电宝发展成熟了,想再进去投资,门槛就高啰。

互联网的历史证明,除了硬件外,大多数品类,都是少数人的生意,大量大量的创业者都沦为教育市场的肥料,只有几家因核心竞争力、有钱、有背景、有能力等原因,最后留存下来了,可创业者们,就是想试试。

BAT们会成为最后的“接盘侠”吗?相比较投资公司而言,投资回报比只是BAT们看中的一部分,真正看中的还是支付、场景、数据等隐性资产,创业公司做到这一步,能被BAT“接盘”的可能性就大了。

共享充电宝的未来,还早着呢,指不定哪天,也能用共享充电宝,还能得红包呢(企业则靠广告盈利),据说,有人想做类分众模式啊。仅靠一个功能还不完备的公众号,就能拿到数额不小的投资,确实是互联网行业为数不多的案例,是投资人的钱太容易呢,还是共享充电宝真的这么火呢,还是创业者会忽悠呢?兴许,是为了造富梦吧。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