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3-28

华为、小米、vivoOPPO等厂商能联合发布快应用标准刚刚结束,这个看似强大的联盟之间就在悄然发生斗争,就这种貌合神离的情况要想将快应用做大?怕是难了。

每年的三月份继9月份之后,成为手机厂商发布新产品的幸运月,今年的3月份市场也很热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三月份与手机相关的活动多达12场,包括华为、三星、vivoOPPO、联想、努比亚等都参加了。

3.27日的竞争最为激烈,小米、华为、苹果都在召开发布会,小米、华为杠的最狠,前者发布了MIX系列旗舰机小米MIX 2S,后者则发布了P系列旗舰机华为P20/P20 Pro,苹果本来也是亮点,但苹果并未跟风扎堆推出新手机产品。

发布会之前,业界曾盛传苹果会发布红色版iPhone X、新款MacBook Air、全面屏iPhone SE、廉价版Macbook、全面屏iPad等产品,最终苹果发布了史上最便宜的iPadApple Pencil以及5 款配件产品。

华为、三星、小米、OV们都在扎堆发布新手机,苹果为何就没跟风呢(不幸的是,没跟风的苹果又被华为、小米在发布会上diss了一把)?

1)发布“中规中矩”的产品并不能为苹果增色。小米MIX 2S硬件方面最大的亮点是采用了骁龙845处理器,华为P20 Pro硬件上最大的亮点是采用了后置三摄像头,这种技术上的革新确实能够支持华为、小米推出一款新品,在营销宣传上也有了足够的宣传点。

而苹果目前显然没有这种技术上的革新,红色版iPhone X只不过是增添了一个新的颜色,全面屏iPhone SE在价格上也许要比现在的iPhone X便宜,但这样很有可能让iPhone X销量不佳的窘境雪上加霜。

没有真正技术上的革新,苹果就只能推出“中规中矩”的手机产品,这种产品显然是不能够为苹果增色的,一定程度上也会损坏苹果的口碑印象。苹果的主要用户群是中高端用户,如果苹果不保持这种形象,苹果本身的用户群很容易就转到三星、华为、谷歌阵营。

国产手机的销售策略是高中低三端同时进攻,不过在具体系列里面做了区分,比如华为的保时捷款就是高端,P系列、mate系列就是中端,NOVA系列就是低端;小米的Note系列就是低端,MIX系列就是中高端;vivo X系列打中高端,Y系列打低端;OPPO R系列主打中高端市场,A系列主打低端市场。

苹果唯一一款中低端产品是在20163月份推出的iPhone SE产品,至今接近2年的时间,此后再未推出SE的后续产品。低端不是苹果想要的,也填补不了削减iPhone X订单的缺口。

2)抢夺未来市场。没有发布新手机产品,不代表苹果会浪费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此次发布会上苹果推出了廉价版的iPad,学校购买的起售价仅为2388元。有意思的是,苹果的这次发布会是在一所学校举行的,发布会上苹果着重强调了这款其在教育上的亮点,比如专门为教育设立的AR应用Froggipedia ARBoulevard AR 等,新iPad提升了对 iWork 三件套的支持,加入了Shared iPad功能。另外,使用学校邮箱账号注册苹果ID的学生账号,将会免费获得200GBiCloud存储空间。苹果这次的目标很明确,重新找回其在教育市场的场子。

苹果财报显示,2017年一共售出4384.2iPad,共计营收为195.51亿美元,占苹果总营收的8.17%IDC的数据显示,2017Q4季度,iPad销量排名第一,远超亚马逊、华为、三星、联想的平板电脑产品。

不过,在教育市场,谷歌Chromebook却一度占据市场六成的份额。也许是得到了苹果欲夺回教育市场份额的消息,谷歌在苹果发布会的前一天也发布了一条“大新闻”,联合电脑厂商宏碁首次推出了面向学校市场的ChromeOS平板,与新iPad定价一样,也是329美元。

教育市场的价值并不在于产品本身,更多的还是在未来市场,用户最重要的教育阶段接触的产品,一定程度上也会让用户将来对产品产生信任度,并随着自身经济能力提升后购买该品牌的产品,iPad的教育和启蒙价值才是苹果看中的点。这些用新iPad的学生,将来很有可能是苹果产品的“死忠粉”,竞争,在学校阶段就开始打起。

3)秋季才是手机厂商真正的“胜负手”。对于手机厂商来说,上半年虽然也会有竞争,但每年的秋季才是决定各大手机厂商谁胜谁负的“胜负手”,苹果最重要的产品节点是在秋季,不是现在。手机厂商上半年发布新机的作用是,满足2018年上半年用户换新机的需求,在这半年内抢夺市场,苹果没有发布新手机,其他手机厂商就会抢这个空档。

整个智能手机市场的增速正在放缓,手机厂商由一年/一代旗舰机,变成一年/两代旗舰机,手机厂商虽然在加快产品迭代速度,但用户和市场的表现是否能跟上手机厂商产品的迭代速度呢?按照这种快节奏,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压力也是巨大的。

不过,从手机厂商的角度来考虑,上新机还是有好处的,小米MIX 2S顶配版售价达3999元,华为P20 Pro售价为899欧元(约合人民币6995元),小米MIX 2S、华为P20 Pro均为小米和华为产品售价的新高。iPhone X提价后,苹果总营收提升也很明显,去年四季度,苹果营收破历史记录达882.93亿美元。

苹果这次未跟风扎堆推出新手机产品,看似没赶上趟儿,但从市场来考虑,苹果的这一做法还是很明智的。iPhone 8iPhone 8 PlusiPhone X的市场需求并未消化完全,已经购买iPhone 8iPhone 8 PlusiPhone X产品的用户,短时间内也不会因为苹果这块品牌就去买新的手机,这种“忠实粉”购买的概率太低了,一年一换比半年一换还是靠谱些。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8-03-21

全球技术分析公司Canalys曾发布报告称,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达4.59亿部,同比下滑4%,系历史上首次手机出货量出现下滑的情况。中国智能手机高速增长四五年,如今终于遇到了发展瓶颈。

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增速放缓,这是必然的趋势,以诺基亚为代表的实体按键换机潮基本结束。工信部发布的《2017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移动电话总数达14.2亿户,移动电话用户普及率达102.5/百人,全国已有16省市的移动电话普及率超过100/百人,4G用户总数达到9.97亿户。也就是说,手机在多个省市已经是人手一部。

面对手机市场饱和的困境,华为、小米、OPPO、魅族、联想、努比亚、中兴、金立等国产机厂商想到了两条路。一是“出海”,向印度、泰国、欧洲等地区前进,IDC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手机厂商在印度的市场份额达53%,排名前五的厂商分别是三星、小米、vivo、联想、OPPO,有四家厂商都是中国的。

另外一条路,则是学习苹果,向软件市场出发。苹果财报显示,2017年来自服务的营收为(包括Apple PayApple MusicApp Store等)312.79亿美元,占总收入的13.1%,并且2017年下半年两个季度来自服务的营收均超过80亿美元。软件应用的营收,在苹果的占比越来越高。所以,即使iPhone在出货量方面不足,软件层面的营收也让其他手机厂商望尘莫及。而国产机厂商也是看中了互联网营收这块“大蛋糕”。

手机厂商联推快应用,旨在自建游戏规则

320日,华为、小米、vivoOPPO、魅族、联想、努比亚、中兴、金立等十家厂商联合宣布发起快应用标准,用户无需下载安装,即点即用,还能享受原生应用的性能体验,快应用的对标对象就是微信小程序以及早前的百度轻应用。

手机厂商联合推出快应用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自建游戏规则,建立一个庞大的行业标准体系,以此来和微信小程序对抗,一旦手机厂商的游戏规则顺利,手机厂商向互联网相关业务渗透问题就得到了解决。

通过建立快应用标准,手机厂商能够获得的优势有:

1既做“球员”,也做“裁判”PC时代有一套“入口论”,操作系统、浏览器、搜索引擎都曾是入口的一份子。移动互联网彻底破碎了“入口论”的观点,但这并不妨碍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在试图建立自己的游戏规则,其他互联网公司都得在这套游戏规则下生存,这样,自己就有了先发优势,不仅能做“球员”,还能做“裁判”,更大程度上为自己公司获取利益。如今推出快应用标准,就有机会自己同时身兼“球员”和“裁判”的角色。

2彻底绕过互联网巨头们的“触角”。当下的互联网创业环境,一定绕不过阿里、百度、腾讯、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巨头构筑的“触角”,要么,在流量上受到掣肘,要么在用户层受到掣肘,要么在广告层受到掣肘,总有一条“触角”,是创业公司必定会遇到的。

手机厂商联合推出快应用,则彻底绕过了互联网巨头们的“触角”,一不需要互联网公司给流量,二不需要向互联网公司购买巨额广告位,三不需要互联网公司的底层ID

手机厂商多年来已经积累了大量用户,每一部新手机的卖出,就意味着手机厂商也因此而获得了一位新用户。综合IDC的数据显示,华为手机(包含荣耀)2013——2017年期间在中国市场的累计出货量为2.7156亿部,小米手机2013——2017年期间在中国市场的累计出货量为1.7665亿部,OPPO手机2013——2017年期间在中国市场的累计出货量为超2亿部,vivo手机手机2013——2017年期间在中国市场的累计出货量近2亿部。

即使直面互联网公司,手机厂商也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来与之竞争,并且,手机厂商还隐隐然占据上风,因为其直接占据控制权的最底层。并且,这次手机厂商是以联盟的形式存在,共有9家手机厂商联合发起,并非某一家手机厂商单独发起的。联盟的效果,一定程度上拓展了游戏规则的维度,即使强大如微信,对此也毫无办法,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也只能敬而远之。

3)有了游戏规则,手机厂商就有角逐互联网市场的机会。手机厂商在互联网层面的盈利点主要有三个版块,应用商店、游戏、广告。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712月,华为应用市场累计下载量超过1200亿次,单日最高下载量5.1亿次,聚集了35万的开发者,月活跃用户达1.6亿。小米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1月,小米应用商店累计分发量突破1200亿。

游戏方面,小米在20159月份组建了小米互娱,发力游戏和影视业务。小米互娱在2017年首次亮相CJ大会,并且带来了《小米超神》、《小米枪战》、《小米赛车》三款自研手游。小米互娱副总经理程骏曾透露称,小米游戏渠道的DAU(日活)是1000+MAU(月活)4800+,小米每年与开发者的分账在3亿美金以上。vivoOPPO也都有游戏中心应用。

广告方面,小米在201652日推出了小米官方营销平台,提供应用分发、效果推广、品牌传播三个方面的解决方案,其中广告载体主要包括小米应用商店、小米浏览器、小米电视、小米盒子、小米手机自带的新闻资讯APP、小米主题、小米周边的广告生态体系。20173月,小米推出了程序化广告交易平台“MAXMi Ad eXchange)”。

建立起快应用这个游戏规则之后,手机厂商就有机会再应用商店、游戏、广告这三个方面赚更多的钱,角逐互联网市场。

有了足够的积累之后,手机厂商已经不满足于依靠硬件挣钱,应用软件市场,其也舍不得放弃,一旦快应用的游戏规则成熟,手机厂商在应用软件市场会愈发得心应手。

手机厂商与互联网公司早有争端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了解,华为、小米、OPPO等手机厂商与互联网公司的争端早就存在,主要表现在应用商店方面。

20151月,豌豆荚发公开信称百度手机助手屏蔽了豌豆荚,直到现在,双方仍处于互相屏蔽之中。除豌豆荚与百度手机助手外,360手机助手、应用宝、PP助手这几大第三方安卓系应用商店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为了争夺行业第一的地位斗争的非常厉害。

面对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斗争,手机厂商就比较开心了,通过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应用宝、PP助手+豌豆荚这几大平台的竞争,手机厂商大力发展自带的应用商店,并且,针对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应用宝、PP助手+豌豆荚做出了明确的斗争策略:

第一,手机厂商自带应用商店里搜不到第三方应用商店。搜几大头部的应用商店,结果里只会出现手机厂商自己的应用商店;

第二,不给第三方应用商店里软件WiFi环境下自动更新权限。用户在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应用宝、PP助手、豌豆荚这些应用商店里的应用更新,无法直接通过后台自动更新,只能手动,而安卓app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动辄就是十来个应用更新,不自动更新的话,非常不方便;

第三,对第三方应用商店下载的应用进行安全检测。当用户在第三方应用商店下载应用后,系统会对该应用进行检测,比如,“该应用安装来源未告知应用是否符合《XX安全审查标准》”,应用商店难道没有自己的审核标准吗?肯定有,可是到了手机厂商这儿,又得来一套手机厂商指定的规则,并美其名曰安全检测。

第四,对第三方应用商店下载的应用进行“官方拦截”。即,当用户在第三方应用下载应用后,系统会提示,该应用建议在官方应用商店下载。

第三方应用商店在这边斗的“你死我活”,却便宜了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们,手机厂商并未大肆公开这种竞争策略,也没有建立统一的“驱逐”标准,一切都是在缄默中进行的。

继应用商店之后,手机厂商们这次实打实地打算从互联网公司口中“夺食”了,联合建立快应用标准,再搞一套游戏规则,而在这套游戏规则之下,波及的互联网公司颇多,不仅是腾讯,也许,靠广告、游戏盈利的公司,都会有所波及。

互联网公司是继续各玩各的,还是会联合一起来与手机厂商竞争呢?目测,前者出现的概率会比较高,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割据现象非常严重,要想和友商聚合起来“搞大事”,几无可能。

当然,手机厂商的快应用要想真正做起来,也不容易,既要搞定开发者,还得搞定用户,然后还得砸钱推用户习惯,多家联盟的情况下,要做到全部一心也是难,特别是“分蛋糕”的时候容易分不均匀,分不均匀的话,很有可能就要散伙了。

跨界不容易,而向互联网业务迁移,是手机厂商必须的必。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7-05-10

尽管微信支付、支付宝两家斗的“你死我活”,但相比较手机厂商们的各种“pay”,微信支付、支付宝们才是真的春风得意,作为用户钱袋子的“中转中心”,越来越多的用户都离不开微信支付、支付宝,其掏手机的姿势,绝对要比掏钱的姿势熟练快速。

去年,手机厂商们的支付工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2016218日凌晨500Apple Pay在中国正式上线,银行们不断跟进,推出各种新的业务,现在在ATM机上,仍能看到支持Apple Pay的广告贴纸提示。2016329日,三星的移动支付工具Samsung Pay在国内上线。2016831日,Huawei Pay正式上线。201691日,小米正式发布小米支付Mi pay(当时,华为与小米均宣布自己是继苹果、三星之后首家与中国银联达成合作的国产手机厂商)。

手机厂商们如同着魔一般推出各种pay后,除了首次推出被大佬们站台外,后续时间段内,不再成各家宣传的重点,雷军、余承东们更加关注的是手机市场的表现。用户层面,除了Huawei PayMi pay除了在最初的时候提到能刷公交功能外,再也听不到半点消息。

从当初的疯狂,到如今的静谧,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手机厂商的支付就被迫成了“看客”,是偶然,也是必然。而微信支付、支付宝能够像今天一样春风得意,也是努了力、花了钱、做了事的。

手机厂商为何会被迫成为移动支付大战中的“看客”呢?

很多人把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等的失意原因归到微信支付、支付宝的头上,认为微信支付、支付宝太强大,手机厂商们的支付工具难以跨越这两座大山,真的是这样吗?并不尽然。手机厂商之所以会被迫成为移动支付大战中的“看客”,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1手机厂商自己虎头蛇尾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们在用户层面推动的方式是由用户自由成长,鲜有用户场景方面的推动,其只会告诉用户,“我们有XXX功能,欢迎你来使用”,仅限于此。手机厂商们擅长玩的是营销牌,比如各种“第一”,至于具体要从运营、实操层面来做,手机厂商们明显不是很愿意。高调推出,后续运营、实操方面跟不上,手机厂商们自己在移动支付大战中虎头蛇尾,才是其成看客的首要原因。

2手机厂商自身精力有限。在B端层面,手机厂商的做法是,与银联、银行等机构合作,像各种中小型商户,手机厂商们并未发力。实际上,中国5000万中小型商户们,在这场移动支付大战中是不可缺少的一环,而手机厂商们却选择忽视了这一环节,因为跟中国5000万中小型商户合作,是非常消耗人力、物力、财力的,丝毫不亚于跟当年的团购大战、外卖大战这样,需要有强大的地推“铁军”。

本身苹果、三星、华为、小米、OPPOvivo、金立等手机厂商的竞争就非常激烈,苹果、三星、华为、小米、OPPO都曾经坐过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一的“宝座”,并且第一的更迭非常迅速,谁也不愿意落后,还有就是印度、欧洲等地区都是蓝海市场,手机厂商们的精力都在跟友商竞争以及开拓新市场上面,哪儿有精力来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管移动支付这块业务呢。

3没钱跟进。当初的移动支付并不是只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百度钱包也非常强势,在微信支付、支付宝们大玩“打折”牌的时候,百度钱包也跟进了,用户使用百度钱包也能享受到一定的优惠,得益于此,百度钱包本身体量还不错,百度财报显示,截至201612月底,百度钱包的已激活账户数量达1亿个,比去年同期增长88%。这个数据不断亮眼,但是绝对要比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们的数据好的多。

送优惠券、支付减免等方式虽然俗气了些,但是微信支付、支付宝却通过这些实用手段获取了不少用户,特别是,让商家和用户们感受到了移动支付的便利,基于此,微信支付、支付宝则获得了大量基础用户。现在,优惠券、支付减免等活动虽然没了,但是用户已经深深地被移动支付习惯所改变。微信支付、支付宝通过大量“烧钱”的方式,加速了移动支付前进的速度,手机厂商们没钱跟进,自然在用户层面就落了下乘。

4没有支付基础在,只会“强撸”。微信支付有微信红包作为基础,而支付宝则有天猫、淘宝以及大量网上商城将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的基础,但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们是没有支付基础的,只会向用户“强撸”,比如在手机新品中进行应用内置,且作为系统应用无法卸载。光是这样就有用吗?要是真的有用,米聊、应用商店、看书软件、听歌软件等早就被手机厂商们收割了,事实是,用户仍旧会用别的应用,而手机厂商们的应用只会被永久雪藏,手机厂商靠“强撸”是没用的。

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们自身并没有下多大功夫在移动支付上,却又想着移动支付能够成为支柱业务,可能吗?显然不能,移动支付是应用的玩法儿,不是硬件玩法儿,光靠“嘴炮式”营销没戏,移动支付靠实干。

微信支付、支付宝的亮点不是竞争,而是并驾齐驱

头条问答上关于“微信支付 支付宝”的问题数量超过100个,用户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孰强孰弱?”,此类问题的数量超过20个,头条问答充分反映出用户们对于微信支付、支付宝的关注度,但这也恰恰说明微信支付、支付宝的绝对领先地位,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等的问答数量要比“微信支付 支付宝”的问题数量少得多。在移动支付市场,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实在太强大了。

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很长一段时间内,移动支付市场都会出现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并驾齐驱的情况,即用户既有可能使用微信支付,也有可能使用支付宝,而5000万中小型商家们也不会再只能单独支持微信支付或支付宝。短时间内,微信支付、支付宝之间的战争不会结束。

对于市场来说,微信支付、支付宝并驾齐驱的情况还是有好处的,一是有了竞争后,用户能够多一个选择,有的用户习惯使用微信支付、有的用户习惯使用支付宝,用户想选择哪个就选择哪个,如果同统一的话,用户体验就被市场垄断地位打败,在搜索引擎、电商、社交等领域,我们都曾有过这种体验,市场还是要有竞争的。

二是商家们的权益会得到保证,当年团购市场的情况就是如此,千团大战结束后,团购平台对商家的抽成出现逐年上升,很多商家对此怨恨不已,却又不得不用。有两种选择,足以让商家们选择最优的一方。

微信支付、支付宝最厉害的地方在于,用户和商家的习惯已经被改变,而这种习惯是不可逆的,用户习惯微信支付、支付宝以后,不再习惯用钱来支付,一是找零钱比较麻烦,二是用户不再需要带一件必备品,手机包含钱包,带钱包却无法包含手机。用户习惯的更迭,才是微信支付、支付宝真正的“杀手锏”,Apple PaySamsung PayHuawei PayMi pay们学不来。

还有就是,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快速机动能力,最大程度降低用户使用门槛,同时最大程度降低商家使用门槛,让双方都能够很好的进行对接。商家会被用户们的使用习惯、使用频次倒逼转而支付支付宝、微信支付来进行支付,这场庞大的支付习惯改变会持续不断地演进,至于未来的赚钱问题,对于支付宝、微信支付来说,并不是难事儿,也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