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6-28

日前,经典益智解谜类手游《纪念碑谷2》的开发商Ustwo Games宣布,《纪念碑谷2》上线一年营收超过1040万美元,累计销量超过350万套,其中iOS用户贡献59.3%,谷歌贡献7%Amazon贡献0.7%,其他平台贡献33%

《纪念碑谷2》在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售价为30元(活动价18元),安卓是下载免费,购买后续关卡则需24元。尽管App Store的售价比安卓系应用商店的售价更高,但《纪念碑谷2》在App Store的下载量仍然要比安卓系应用商店要多的多,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安卓应用商店与苹果应用商店的差距在哪里?

1安卓上线时间晚。《纪念碑谷2》的iOS版本是在20176月份的苹果WWDC开发者大会上发布的,而安卓版本直到201711月份才上线,整个上线时间晚了整整半年。如果《纪念碑谷2》的安卓版本与iOS版本同期上线,安卓营收与iOS营收占比还真不好说。

但换个角度来看,为何开发者们的付费下载游戏更喜欢在App Store上线,而不是安卓系应用商店上线,也是值得安卓系应用商店思考的地方。微信的新版本更新,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是iOS版本优先更新,安卓版本要比iOS版本晚一些,须知,腾讯本身就有自己的应用商店应用宝,审核方面肯定比App Store要快,可仍旧是iOS版本优先发布。

2)盗版破坏行业生态。在百度里输入“纪念碑谷2安卓破解版”,出现的下载结果并不少,搜索“纪念碑谷2 iOS破解版”也有不少搜索结果出现,但绝大部分并不提供iOS版本的下载,是网站站长通过SEO手段让搜索结果里出现相关结果,实际上用户仅能下载安卓版本的破解版。

安卓的盗版软件破坏了行业生态。付费软件下载就像收费的景区,安卓系的收费景区里有一个大“缺口”,用户通过这个“缺口”即可进入,无形之中就破坏了整个行业生态,都能免费下载了,何必去付费区下载呢。

相对来说,iOS在这方面的保护要好得多,用户要想下载App,在没越狱的情况下,只能在App Store里下载《纪念碑谷2》,这很好地保护了行业生态,封闭的管理方式让盗版很难有生存空间。

3)安卓应用商店太多,管理不易iOS系统仅有App Store一家官方应用商店,但是安卓系应用商店就复杂多了,Google Play、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360手机助手、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市场、vivo应用商店、应用汇等,手机厂商会自带应用商店,而第三方应用商店也多不胜数。

对于开发者/开发商来说,应用商店过多,管理起来就不方便了,比如ASO优化,某应用商店的排名规则基本上无章可循,很多官方App的排名被其他App给抢走;新版本更新,每个应用商店都会有自己的管理规则,开发者的每次更新都需要在该平台上提交一次,如果iOS系统,仅需向一个平台负责,但安卓系则需要提交到数十个平台。相对来说,安卓系应用商店会消耗更多的人力、物力。

4)用户付费习惯太弱iPhone新机的售价在5000元以上,老款机型的售价也在3000元左右,而华为、小米、vivoOPPO这类安卓机早期的售价在3000元左右。苹果无形之中帮助开发者/开发商做了一层用户筛选,聚焦在iOS系统里的高净值用户居多,这群用户有经济能力且愿意为好的产品买单。

产品层的筛选是一个因素,另一大因素是,苹果很早就对App Store的建设重视,而安卓系应用商店的“觉醒”则要晚的多,华为应用商店直到201612月底才推出付费下载栏目,vivoOPPO的应用商店也是近两年才逐渐占据重要位置,小米虽然也重视应用商店的建设,但是付费下载并不是其重点关注对象。

安卓系应用商店更喜欢的策略是开屏广告、banner广告、feed流广告,相对来说,广告来钱更容易,盈利模式也比较简单。

安卓系应用商店对App开放下载习惯的养成,加上其对付费下载模式的“晚熟”,导致用户很难对安卓系付费应用有兴趣,免费已成习惯,再想付费就难了。绝大部分常见应用都是免费的,即使安卓系应用商店想学网盘玩“硬性付费”策略,在不影响用户使用的情况下,这种压迫力根本不存在。

5)应用商店的运营App Store在吸引用户付费下载App方面还是下了不少功夫的。早期的App Store排行榜有两个榜单,一是免费排行榜,一是付费排行榜,用户想要发现新应用,榜单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示空间。

新版App Store弱化了榜单的价值,在“Toady”、“游戏”、“App”频道里,苹果打散了免费App与收费App的围墙,按相关专题来推荐,用户在这几个频道里看到的可能是付费应用,也可能是免费应用,一切只看App与内容是否相关,是否会获得运营的推荐。

安卓应用商店在运营上过于关注广告和头部应用,中尾部应用很难有较大展示空间和机会,因为一旦要展示就得向平台付广告费。

6)付费应用数量、种类和质量。不只是《纪念碑谷2》,App Store游戏频道付费排行榜的榜单是199款,而所有付费App排行榜的榜单是200款,除榜单外App Store里面付费应用非常常见,种类方面也比较多元化,比如短视频制作工具、图片制作工具、教育类、其他工具类等,如果是手机深度爱好者,能够在App Store的付费应用里找到不少有趣、有价值的app

安卓系应用商店在这方面明显要弱的多,要想找到付费应用频道非常不易,绝大部分应用都是“内购”的形式,而不是直接下载收费。

而对于开发者/开发商来说,下载付费就像版权收入一样,既能够让开发者/开发商们体面赚钱,同时也能刺激开发者们开发出更多好的应用,而不是挖空心思想办法让用户下载再去收费。

WWDC大会上,苹果公布的数据显示,iOS系统有2000万个应用开发者,App Store每周的访问用户达到了5亿,开发者在App Store当中累计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收入。App Annie的报告显示,2017App Store 中有 2857 款应用取得了百万美元以上的收入。

帮助开发者/开发商赚钱,才是应用商店应该做的,而不是只想着赚取“通道费”,至于开发者的死活则丝毫不顾。

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360手机助手、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市场、vivo应用商店、应用汇们要想真正把应用商店的格局做起来,还是得向苹果学习,另外,各自竞争的时候,也应该各凭本事赚钱,而不是互相恶意攻击,以驱逐对方为荣。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7-12-06

19亿美金,刷新了应用商店平台的最高价值,3年后,同为应用商店排名前八的豌豆荚被阿里以2亿美金的价格收购,行业变化竟如此之快。

豌豆荚、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们最辉煌的日子已经过去,现在的应用商店不仅要打破自身生存困境,而且还要面临跟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进行竞争,日子自然不会好过,这也让习惯用iPhone的人认为,第三方应用商店已经江河日下,更有甚者认为第三方应用商店已经进入死亡倒计时。

第三方应用商店实际的生存状况并没有到要生要死的境地,2017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应用宝宣布将联合10大内容平台预计投入500亿曝光量,来扶持优质内容开发者。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为向开发商支付了超过4亿美元的款项。小米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小米应用商店开发者的分成达到了6亿元。要是真的生存困难,应用宝、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断然舍不得如此巨额投入。

库克最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称,中国开发者从App Store获得的总收入全世界最高,App Annie曾发布报告称,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成App Store收入贡献最大的地区。

一面是安卓系第三方应用商店生存的日渐艰难,一面是App Store营收越来越高,这里面涉及到的因素较多,比如,App Store是唯一官方的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商店很难从App Store里抢走生存空间,而安卓系的应用商店则有大大小小上百家之多,唯一性保证App Store能够成功创造各种应用玩法,比如优质应用付费下载、游戏分成、虚拟货币分成等,安卓系应用商店想学也学不来,环境根本不一样。

曾几何时,迫于几大应用商店的威力,开发者们对第三方应用商店的话语权很少,甚至是游戏分成获得的收入成长占比也很低。但现在应用商店如此之多,而且应用商店本身的“造星”能力在下降,开发者们能获得的话语权多了一些,也不怕某个应用商店会下架开发者的应用,就算一家下架了,还有几十家可以想办法,而且,各大应用商店本身也在竞争,巴不得一些好的应用跟自己平台合作。除App Store外,其他应用商店已经失去了狐假虎威的能力

面对生存越来越困难的生存环境,第三方应用商店又该如何解决呢?豌豆荚、应用宝曾先后尝试过应用内搜索,诸多碰壁之后该模式宣告失败,社交分发、LBS分发、兴趣分发,第三方应用商店也都尝试过,而华为应用市场、vivo应用商店、小米应用商店、OPPO软件商店用一招预装这个简单粗暴的玩法,就把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360手机助手们打败了,不过,华为应用市场、vivo应用商店、小米应用商们也没赢,安卓应用商店目前整体都遇到了困境。

唬人的数据,中看不中用

应用商店最喜欢爆料的一组数据是平台上的累计量,华为公布的《2017上半年华为应用市场安全报告》显示,截至20176月,华为应用市场的累计下载量达900亿。小米公布的《小米应用商店2016年报告》显示,截止2016年年底,小米应用商店分发量已经达750亿。应用宝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10月,累计分发量达500亿。

另外,日分发量也是应用商店喜欢爆料的数据,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应用宝这几大一线阵营的应用商店日均分发量都超过1亿。几百亿、日均过亿,是不是一些很唬人的数据呢?

换一组数据来对比看看,应用宝上,微信有51亿次下载,QQ66亿次下载,手机淘宝有16亿次下载,爱奇艺有15亿次下载,腾讯视频有26 亿次下载,手机百度有14亿次下载,在应用宝的总下载量里,微信、QQ、支付宝、爱奇艺、手机百度等头部应用占比非常高,如果范围再扩大到总排行前100的应用,那占比还要高,而中尾部能占得的席位就更少。百度手机助手、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等的情况跟应用宝非常类似,头部应用分发量非常高,而中尾部的分发量要寒酸的多,大部分是以万为计算单位

累计分发量、日分发量这些唬人的数据,中看不中用,并不能解决开发者的困难,用户是应用商店的上帝,开发者们才是应用商店真正的“老板”,应用商店目前的收入主要有两个,一是广告,一是联运分成,而这两点都和开发者紧密相关,帮助开发者才是应用王道。

用户想要什么?

开发者的问题,关键在用户身上,如何吸引用户下载安装、留存,应用商店起着前置的渠道作用。有统计机构的数据显示,第三方应用商店用户数为5.02亿,这一数据并不准确,无论是iPhone手机,还是安卓手机,应用商店都是必备的,且不可卸载,第三方应用商店也会被预装、捆绑下载在安卓手机里。准确来说,有多少智能手机,就有多少应用商店用户量。

不过,空有海量的用户量是没用的,用户量只能说明产业的用户基数,并不一定就是应用商店真实有效的用户。而且,安卓阵营里,有多达上百家应用商店在竞争,用户量还要被分割,各个平台能分得的数量就有限了。对于用户来说,在应用商店里面,用户想要什么呢?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主要有三点:

第一,必备应用。iPhone XiPhone 8 Plus、华为mate10 Pro、三星Galaxy Note8vivo X20 plusOPPO R11S Plus等诸多手机的更新换代,会让用户将微信、支付宝、天猫、京东、手机百度等头部App都装一遍,头部必备应用是用户主动寻求的,聪明的用户会通过各种方法下载安装这些应用。

第二,个人喜好应用。视频App里面,比如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土豆、乐视视频、搜狐视频等,用户肯定会下一个,至于是哪个看用户个人喜好,再比如她社区、辣妈帮、直播吧、QQ阅读、网易云音乐等,一些用户使用习惯留存的应用,用户也会逐渐下载安装,因为四五年的手机使用习惯,会让用户很快将这些应用安装上,尽管这些应用并不像微信、支付宝、QQ这样急需。

第三,发现。克莱·舍基的《认知盈余》里最后一章提到过,寻找鼠标,世界是“闲”的。用户会有大量我们看不见的盈余时间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手机的流行,更是让用户的注意力和盈余时间往手机上转移。必备应用和个人喜好应用是有限的,用户的时间和精力仍有盈余,内心深处,用户依然会期待好玩、有价值、新奇的应用出现,而不是永远都是一些常见和各种乱七八糟的游戏、理财类App推荐,需要的早就下载安装了,不需要的永远出现在用户的视野里。

所以,这一代的应用商店试图打破应用商店的固有问题,打开发现的窗口,让中尾部应用能够有更多的展现机会iOS 11版本的App Store相比较iOS 10版本的App Store有很大改变,精品推荐频道变成了“Today”频道,新增了游戏频道,排行榜频道被彻底弱化,仅能在App频道的App展示流里能看到排行榜的排行榜,微信、支付宝、QQ、手机百度等必备应用被彻底隐藏,而一些中尾部的新兴应用得到了极大的展示机会。

百度手机助手在最新的8.0版本换了新的icon,并且也换了新的slogan,叫“有颜又有货”。软件类目下更是推出了“轻蜂社”频道,用精美图文的形式来推荐好应用。应用宝以腾讯大数据为基础,推出了月度/年度《星App榜》,一些优质应用也会出现在榜单里。

对于用户来说,头部应用已经是必备,要么同类型的也有一两个选用,只有中尾部的一些优质应用没有被挖掘出来。用户自主发现需要消耗非常大的精力,豌豆荚收录的应用有320万款,应用宝收录的应用超300万款,如此庞大的应用库,用户如何能够找到自己需要的几款App呢?而且,在当下用户习惯了个性化推荐方式,即由平台主动向用户推荐,用户自主发现委实太难。

发现的过程,是给用户一个新世界的过程,并且对技术的依赖性非常强,应用商店既要对开发者们的应用美化“镀金”,也需要了解用户,与用户的需求进行匹配。可目前来看,华为应用市场、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小米应用商店们向用户推荐的应用大部分都与用户不匹配,并非用户的兴趣和爱好,当然,在赚钱这件事儿上,应用商店们可一点儿也不含糊,游戏、理财应用经常获得大量推荐、曝光机会App Store也很现实,专门新增了游戏频道

用户是非常现实的,既然应用商店无法解决“发现”的问题,那么,用户在装完必备应用后,肯定是将应用商店束之高阁,相对应的,便是大量中尾部开发者的应用被束之高阁。缺乏付费下载分成这一重要盈利点,安卓系应用商店自然对中尾部应用不会过于热衷,而有限的流量则要分给能够为其带来热钱的游戏和广告客户。

就目前来看,头部应用对于应用商店的价值基本上丧失殆尽,唯有大量中尾部的应用才是应用商店挖开“金矿”的钥匙,一方面这是用户的“新世界”,另一方面,开发者们有赚钱的机会,应用商店才会有赚钱的机会,应用商店的“造星”能力才是跟友商们竞争的杀手锏。

豌豆荚身上的“小清新”气质退却了不少,最终的结局应该跟91手机助手类似,被并入PP助手。

文/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7-10-24

广告真的是一个简单粗暴且容易诞生的产业,比如我们小区的电梯开关门上、地下停车库的顶部,都被广告业者深度挖掘出来,一排排LED屏幕、一张张广告海报,然后再去拉一批广告主就能赚钱了,如果再有几十个这样的小区,便能赚不少的钱。小区业主成了广告对象,而电梯开关门、地下停车库的顶部就成了广告渠道,传媒公司则成了流量渠道方。拥有流量,便能通过流量赚钱。

百度福州研发中心的相关业务迁往北京,让不少人又开始“翻旧账”,矛头直指百度当初19亿美金收购91无线不划算,特别是其中的91手机助手,以19亿美金收购一个第三方应用商店,真的值得吗?想必,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

实际上百度通过91手机助手还是获得的好处还不少,一方面,91无线旗下的91助手最终被整合到了百度手机助手上,让百度手机助手充分发挥潜力,与应用宝、360手机助手并列行业第一梯队;另一方面,通过对应用商店的补强,百度大搜+百度手机助手的资源让手机百度、百度糯米、百度地图、百度网盘、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阅读等多款百度旗下的产品在移动端占据有利位置,手机百度一度与UC浏览器、QQ浏览器等手机浏览器并列,而百度地图则与高德地图成为地图产业前二,百度地图系百度O2O战略里的重要布局产品,而手机百度则是百度当前信息流战略里的重要载体,而这一切,都与曾经百度在应用商店上的布局有莫大关联,所以,并不能从表面来看19亿美金划不划算,那是穷人思维。

这会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日子并不好过,当初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等第三方应用商店的竞争,好歹是同行之间的竞争,而现在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们却面临着来自华为、小米、vivoOPPO、金立等手机厂商自带应用商店的“驱逐”,一方面手机自带的应用商店会对整个应用分发市场进行分流,另一方面,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不能卸载不说,其官方的应用商店里是搜不到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等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只有非常不知名且小众的第三方应用商店才能搜到,而这对于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们来说,有点儿“遗憾”。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vivo应用商店、OPPO软件商店隐隐然有超越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等第三方应用商店的趋势,而第三方应用商店们却束手无策,或者说“胳膊拧不过大腿”,是否,第三方应用商店就要进入死亡倒记时了呢?真相并没那么恐怖。

1.移动互联网的各种“入口梦”彻底破灭

互联网时代,“入口论”特别流行,其中搜索引擎和浏览器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搜索引擎号称是互联网的入口,而浏览器则号称是用户上网的入口。到移动互联网初期,各种“入口论”并未消失,大部分人还停留在PC的大潮流中没有转身。手机搜索、手机浏览器、应用商店、微信都曾被冠以“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头衔。今天,估计再也没人用“入口”来形容这些手机搜索、手机浏览器、应用商店、微信了。

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现状,让任何一个有“入口梦”的人都无法实现。首先,各个App都是“各自为政”,即使开发者的AppApp Store、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vivo应用商店这些应用商店里走,但内容仍旧是独立的,只是单纯渠道的话,价值并不大,或者说其能薅走的羊毛有限。

其次,手机搜索、手机浏览器、应用商店都有多个友商在竞争,并非像PC时代一样一家独大,分散会打破各种“入口梦”。而微信固然是一个非常大的超级App,可移动互联网的诸多内容仍旧要依靠其他渠道才能实现,微信主要还是社交功能。

最后,巨头们的彼此对立,也不可能让“入口”出现。创业型公司要成长为新巨头完全有可能,但要想脱离BAT等传统互联网巨头的视野,建立一个新的“入口”,建立一套新的游戏规则,这些巨头们肯定不给创业公司这个机会,而如果是巨头自己想做“入口”,另外的巨头,也不会主动参与的,残缺,会让用户主动去找寻其他实用的平台。

第三方应用商店的这种“入口梦”显然是没戏了,能够维持现状就已经很不容易。

2.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会取代第三方应用商店吗?

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vivo应用商店、OPPO软件商店们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直接取代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PP助手、豌豆荚等第三方应用商店,但是,这有可能吗?

第三方应用商店跟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相比,其优势在于:

第一,功能性比手机厂商自带应用商店功能强。除了能够容纳海量应用外,第三方应用商店所具备的功能要比手机自带应用商店功能多得多,比如手机垃圾清理、手机文件夹管理、手机加速、安全扫描等,虽然其他应用也会提供这些功能,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优势是做了聚合,只需要下一款应用,而不是多款。

第二,据郭静的互联网圈了解,第三方应用商店新应用的更新速度比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要快,而且有些App明明第三方应用商店已经更新好几天了,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才逐渐跟上更新速度。用扫描的形式也会发现,第三方应用商店里待更新的应用数量比手机厂商应用商店待更新应用多。

第三,应用数量要比手机厂商自带应用数多。目前厂商和第三方应用商店公布的数据中,比较常见的是用户覆盖量、累计下载量以及日下载次数,实际上这些数据参考价值并不大,比如头部的某些应用可能就占据了下载量的大部分,而大量中尾部的应用下载量却很低,当然,某应用商店公布的日打开率10次以上的数据我是不信的。真正对用户有价值的是所涵盖的应用数,直白的说就是当用户在应用商店里搜索某应用,是否能够搜到。就目前来看,第三方应用商店通过多年的累计,其积攒的应用数要比手机厂商多,手机厂商更爱赚直接预装应用的钱,应用商店里收纳某头部应用,并无实际价值。

最为明显的,是第三方应用商店里推广的游戏应用更多,用户能够享受到的好处也越多,这在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里是是看不到的。

第四,更加活络。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本身还是比较落后的,而第三方应用商店用起来更为活络,比如用户登录、应用更新、应用的相关性,以及相关应用专题等。

总的来说,第三方应用商店走在了手机厂商应用商店的前面,而这对于用户来说是有价值的,所以,一定时间内来看,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是无法取代第三方应用商店的。除非将来某天手机厂商的相关功能、特性、优势已经跟第三方应用商店平齐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就有可能日渐沦落,否则的话,用户还是会主动去使用第三方应用商店,手机厂商做的应用商店,委实差太多。

3.第三方应用商店离死亡还有多远?

如果非要用一种所有的产品最终都会死亡的论调,那么,第三方应用商店最终肯定也会死亡的。但就目前跟手机厂商的竞争来看,第三方应用商店离死亡还早的很,只能说第三方应用商店目前的日子略显艰难。

首先,手机厂商不再对第三方应用商店开放。早期的手机厂商并未发现应用商店里的商机,所以,第三方应用商店能很快跟底层系统接入,但现在手机厂商都在加紧布局自己的应用商店,手机厂商不再对第三方应用商店开放,主要表现在:

1.WiFi环境下自动安装更新应用功能,系统底层不予支持,用户只能通过手机厂商自己的应用商店才能使用该功能;

2.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里无法搜索到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第三方应用商店。当初豌豆荚因为在百度手机助手内无法搜索到豌豆荚而发表了公开信,而现在手机厂商默认就是搜不到主流的第三方应用商店。

仅仅是搜不到的话,还能通过手机搜索继续找到,而WiFi环境下自动安装更新应用,对用户来说却是非常实用的功能,否则,每次打开应用都会跳出来更新,会比较讨人嫌。

这种不开放,可能会导致用户主动向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迁移。

其次,其优势能持续多久?当前的状况是,第三方应用商店比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仍旧有些许优势,可问题是这种优势又能持续多久呢?要知道手机厂商的软件层面也会逐渐进步,手机厂商也会逐渐加码应用商店,随着时间的迁移,这种优势会被逐渐缩小直至拉平,除非,第三方应用商店能一直保持这种优势。

最后,盈利过于依赖游戏。豌豆荚还是蛮幸运的,跟PP助手联合起来增强了阿里系的分发能力,特别是在盈利能力上,UC游戏的能量也被注入到豌豆荚里,“小清新”豌豆荚的变现能力亦强了不少。

第三方应用商店主要的盈利模式有两种,广告和游戏联运,前者自然有各类广告主买单(比如创业公司、金融公司),而后者则是基于自身对用户的数据分析,跟游戏厂商合作,共同分享手游的果实。广告卖的是流量,只要有流量,就有广告收入,但第三方应用商店当前的流量已经比不上曾经的巅峰时期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盈利点主要还是靠游戏,甚至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vivo应用商店们也学会了靠游戏赚钱。

经过几年的发展,应用商店能讲的故事都差不多讲完了,比如豌豆荚心心念念的应用内搜索,最终证明这条路行不通后,又被应用宝给拾起来了,目前看也未走通。而百度手机助手则是直接看中当前的商机,在今年的ChinaJoy大会上表示要发力游戏领域。手游所带来的现金流,让第三方应用商店很快就转变了角色,大力布局游戏领域。

实际上最初第三方应用商店还是蛮有创新精神的,比如LBS分发、社交分发,可惜,这些创新最终都无疾而终,而且,游戏所带来的诱惑也很难让人抵挡,赚钱,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皆是空。第三方应用商店之于游戏,靠的是渠道能力、运营能力,而这个是“内核”,手机厂商就算再强,第三方应用商店积攒的渠道能力、运营能力,是抢不走的。

至于死不死,还是得看自己,够强就够硬。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7-05-02

移动互联网发展初期,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发展势头非常迅猛,除了第一梯队的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外,像安智市场、木蚂蚁市场、机锋市场、卓易市场等应用商店也层出不穷,甚至应用商店一度被冠上“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厚望,百度后来更是砸下了19亿美金来追这块市场。

但随着华为、vivo、小米、OPPO、金立等手机厂商的觉醒,手机厂商也纷纷推出自己的应用商店,并且非常“互联网式”的将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等互联网公司的第三方应用商店排除在外,用户在华为、vivo、小米、OPPO、金立的应用商店内是无法下载到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的,只有专门去百度搜索才行

最狠的是,手机厂商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默认更新安装功能给关闭了,用户手机里安装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后,所有的更新和安装必须打开这些应用商店的APP才行,并且,安装需要一次一次的点击确认和安装。而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则无需这么繁琐的步骤,系统会在WiFi环境下自动安装更新,用户如果要下载自己想要的应用,也只需要搜索下载后自动安装。

不仅手机厂商与第三方应用商店直接的竞争激烈,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们的竞争也非常激烈。20151月,豌豆荚发公开信称百度手机助手屏蔽了豌豆荚,此举成为双方竞争的导火索,201510月,豌豆荚给出回应,对百度系的多款应用进行“封杀”。

就在豌豆荚和百度手机助手竞争激烈的时候,转折点出现了,201675日,阿里宣布正式收购豌豆荚,豌豆荚被收购后,王俊煜等创始团队出走,豌豆荚团队则进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新移动事业群。并购后的豌豆荚就少了些许硬气。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最近豌豆荚已经悄然开放了百度系应用进场,用户不仅可以在豌豆荚搜索到百度的应用,还能进行下载安装,对百度系应用的公开信提示也不显示了所有的百度系应用均可在豌豆荚下载安装。不过,豌豆荚在百度手机助手里依然处于“封杀”状态。

也就是说,这是豌豆荚单方面的解封。豌豆荚方面并未公开解封的原因,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这里面不外乎两个因素,一是百度系其他产品线对豌豆荚有广告投放;二是对于豌豆荚来说,“封杀”的意义不大,不如重回用户需求初心,解封后,用户如果有需求要去下载的话就去下载,不下载也无所谓,反正先保证应用的广度,下载权在用户手里。

从整个第三方应用市场来看,第一种因素的可能性居多。尽管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们都有各自的母公司,但是都分属不同的产品线,其他产品线的产品如果想要用应用市场的资源,就必须按照市场规则来,该给钱的给钱,给交换资源的交换资源,基本上没有过多的倾斜。

有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应用商店里友商只要愿意给钱,是可以对对方母公司的产品进行竞争的,有次百度糯米做活动,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等都一同推了百度糯米的专题,丝毫没有所谓的门户之见。还有就是,友商是可以抢己方的关键词广告滴。在应用市场这里,一切都是它说了算,母公司起不到太大的控制作用。

第三方应用市场的规则是,只要有人愿意投广告给钱即可,至于是否与母公司的产品有竞争关系,这个无伤大雅,一切以赚钱为目的。所以,豌豆荚之所以愿意对百度系应用解封,很有可能是广告起到了主导权,在豌豆荚的精品团购推荐榜上,百度糯米排名是第一名,而且,百度糯米的新版本还有517活动的推广。豌豆荚与百度系的相爱相杀,也是蛮有意思的。

现在的第三方应用商店话语权没有移动互联网初期那么强悍了,尽管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vivo应用市场、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们的应用分发量越来越大,可没有人认为,它们是入口,开发者们不会,用户也不会。

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现状里,是没有唯一入口的,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入口梦要彻底破灭了。这里面有五个主要原因:

一是竞争过于激烈。不同于App StoreiOS系统里的“一统江湖”,安卓系的竞品实在太多,既有互联网公司的,也有手机厂商的,没有出现绝对领先的公司存在。百度指数显示,应用宝从2016年至今的搜索次数最高,但百度紧跟其后,偶尔还会超过应用宝,接下来的豌豆荚、PP助手、360手机助手则同样相差不大。手机厂商们的势头同样不容忽视,小米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小米应用商店2016全年应用分发能力为400亿,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应用市场2016年下载量达450亿次。在第三方应用商店里,没有绝对的优胜者。

二是没有内容做后盾。当年的搜索引擎之所以能成为互联网的入口,是因为其能够将海量的内容包容进去,并释放出来,而第三方应用商店只能将应用包容进去,没有庞大的内容做后盾。豌豆荚最早探索过应用内分发的路子,最后失败了,应用宝同样也试过,也没戏。内容的割据,以及必须用APP跳转的形式,让应用商店根本无法将庞大的内容包容进去,没有内容,只是APP的前置,如何算得上入口。

三是增值功能太弱。在应用内搜索、LBS分发的道路探索失败后,第三方应用商店又有点回归到工具型产品的趋势,即单纯的为用户提供应用分发,其他比如社交等增值功能都一步步被砍掉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再也不讲多余的故事了,反正就是说自己的分发能力强,可是,光是工具,如何能作为入口呢。

四是长尾分发能力不足。说第三方应用市场的长尾分发能力不足,可能它们会有点儿生气,但事实就是如此。应用宝在201611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收纳的应用数达到350万,豌豆荚在201610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豌豆荚收录的应用达260万个(豌豆荚官网目前公布的收录数是200万)。

乍一看起来,应用宝、豌豆荚收录的应用数非常多。但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10月,中国市场的移动应用累计数超过887万款,也就是说,还有很多应用未被收录,有可能是因为开发者没有上传到应用宝、豌豆荚等进行审核,还有可能是应用太过于垃圾,还未到上线应用商店的地步。

在这几百万的应用里,大部分的流量,仍旧被大量头部应用占据,而长尾部分要想突出,就得“烧钱”,否则,在应用商店这里是行不通的,在自然状态下,长尾部分的应用,很难有出头之日。在搜索引擎的世界里,头部流量固然多,但中尾部的流量得到了很好的分发。

五是其他应用从中分流。比如搜索引擎,比如各种第三方APP的广告流利,都能够直接下载APP,无需通过应用商店这一环节,这就给应用商店进行了分流。

入口梦没了,是不是就意味着第三方应用商店要“日薄西山”了呢?显然不是。对于第三方应用商店来说,现在的机会还是很好的。截止到201610月,中国市场的移动应用达887万款,而同期的网站数量才472万,也就是说,APP的数量要比网站要多的多。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直接忽略了网站这一环,而直接用APP开始,大量的新兴APP需要通过应用商店这一环来扩大下载量,有了APP下载量才有可能有交易、广告等,才有可能给投资人看。庞大的移动互联网安装下载需求,会让应用商店过的很好。

最重要的则是游戏。TalkingData公布的《2016年移动游戏行业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收入规模达到661.7亿元,比2015年增长34%。来自移动游戏市场的需求,让各大第三方应用商店赚翻了。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PP助手、OPPO应用市场、vivo应用市场都在底部的导航栏开设了游戏频道,而其他应用商店虽然没有开设游戏频道,但各大首页醒目位置、banner位置,都是游戏广告,游戏厂商们的土豪玩法,是应用商店的吸金利器。

为何游戏厂商们对第三方应用商店的需求这么渴望呢,这是因为对于游戏厂商来说,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效果快,在应用商店里投入的这点广告费,换回来的很有可能是一座金矿,游戏厂商并不怕砸钱,能有好的砸钱地儿,总比没地方砸钱要好,大投入才有大回报。

App Annie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移动应用商店的下载量预计将达到3520亿次,2017年安卓应用营收首次超越iOS应用。中国市场的应用商店市场虽然混乱,可目前安卓的趋势在这里,并且移动游戏还会有增长空间,这些都会带动应用商店的增长。

再回想下当年百度19亿美金收91,我觉得还是值得的,百度旗下100多款移动应用,很多都是靠百度手机助手才有了不错的成绩,百度手机助手能够跟应用宝不相上下成为应用分发市场的双雄,也是有了91的功劳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百度手机助手为何还不肯解封豌豆荚,同为阿里旗下应用分发的PP助手都没被“封杀”。都两年多了,好狠……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